浙江在线 - 新昌支站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昌新闻网 >> 综合新闻

年糕 情到深处的年味

  • 2018/02/10
  • 作者:倪玲玲
  • 来源:新昌新闻网

旺彩开户 www.dspaul.com   食物,是我们甄别和记忆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。不管你走得再远,家乡的年味都会带你回家。心底里对于年味的那股子情愫,便是对过年的向往。

  小时候,盼望着过年,过年会有许多平日里难得吃到的美味,老人们忙活了几天,筹备一大桌好吃的,小孩子们满嘴口水地围着灶台转,等着一饱口福。虽没有澳洲龙虾、帝王蟹这等漂洋过海的酒店式年夜饭招牌菜,家的味道却是各路山珍海味都换不来的。

  夜幕降临,梨木村的一间小平房里有热气不断地涌出窗口,醇厚的米香四下蔓延开来。这是一家远近闻名的年糕小作坊,经营了十几个年头,仍然使用最初的手艺制作年糕。

  作坊主人邵德林略驼背,今年68岁,妻子求水芹67岁,这个小作坊是他们一手经营起来的。两老虽没有拜师学艺,却深谙年糕的制作秘诀,年糕每年供不应求,为了尽量满足食客的需求,他们总是要忙活到深夜。在作坊干活的时候,他们的衣服上、鞋上甚至头发上都沾满了白色的米粉,他们与空气中的米粉、与这小作坊是温柔相融的。

  一个水灵的小姑娘手里捏着一团还烫手的年糕糕花,一副满足的神情,从里屋走出来。她叫邵如依,是邵德林的孙女,“今天是爷爷年前最后一天做年糕,我刚放寒假就跑过来了,无论如何都要吃上一口?!?/p>

  和小孙女一样的还有周边及各地的食客。年前作坊一开工,“订单”就爆满,爱吃年糕的主儿寻着这份年味,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。有的提前多日便通过电话下订单,过来直接提货;有的则是馋着这口味儿,带上一包榨菜丝或者红糖,傍晚打着车灯绕进乡村小路,只为吃上一口热乎又软糯的年糕。

  关于年糕,还有这么一个传说:在远古时期有一种怪兽称为“年”,到了严冬季节,“年”会出山来攫夺人充当食物。有个聪明的部落称“高氏族”,每到严冬,预计怪兽快要下山觅食时,事先用粮食做了大量食物,搓成一条条、一块块,放在门口吸引“年”,人们则都到家里躲避,果然成功避开了“年”的攻击。因为粮食条块是高氏所制,目的为了喂“年”度关,于是就把“年”与“高”联在一起,称其为年糕(谐音)。

  许多没有目睹过年糕制作过程的年轻人或许不知道,年糕的原材料其实就是大米和水。将大米用冷水浸泡两天两夜后,倒入搅粉机搅碎成米粉,再将米粉放入木桶内加入少量水,用蒸汽蒸上十几分钟,蒸好的米团就可以放入石头缸内用榔头打了。在打的过程中,摘下一块来塞进嘴巴里,最好吃的糕花就是这么来的。

  走进作坊内,斜嵌在地面下的一口石头缸非常吸引眼球。缸的上头是一把连着机器的石榔头,榔头打年糕的时候,邵德林需要戴上手套,不停地翻动缸内的米团,因此缸口前放了一块草垫,缸的一边则有足够的地下空间让邵德林坐上草垫后可以搁放脚。

  将缸里的年糕不停地翻动,打到圆润、紧致、有型了,便可拿出放在桌上用长木板压,压平压实后的一整块年糕,计量单位为臼,俗称一臼“打糕”。为了方便食用,邵德林会用一根细线趁热将其切成四小块,用塑料袋分别装好。一臼年糕重约20斤,拿回家浸在水里,可以吃到来年。

  年糕的制作方式,除了用榔头打,还可以用机器“榨”,机器“榨”出的年糕俗称“榨糕”。邵德林的作坊从年前12月份开始营业,每年做一到两个月的年糕,都是先出“榨糕”,再出“打糕”。两种年糕的口感各有特色,前者吃起来硬一些,更受年轻人的喜爱;后者则糯一些,更带嚼劲。

  最早的时候,打年糕借用的动力是水,水推动水车翻动,带动榔头一下一下地捶打年糕,这番景象在新昌大佛寺曾出现过。今天,年糕实现了流水线生产,使得吃上年糕变得非常容易,加上新昌炒年糕名声在外,人在他乡也可品尝到家乡的美味。

  然而,春节期间的年糕仍被注入了不一样的情感色彩。年糕寓意着“年年高”,民间还有“年糕年糕年年高,今年更比去年好”的谚语,人们过年吃年糕,不仅是习俗的传承,还图丰收,图吉祥,希望工作和生活都一年比一年好。

  古有诗云:“年糕寓意稍云深,白色如银黄色金。年岁盼高时时利,虔诚默祝望财临?!?/p>

  年味,除去口感,吃得更多的还是一种情怀。

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编辑:王美君
相关报道
版权申明
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,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新昌新闻网"。联系电话:0575-860321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