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在线 - 新昌支站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昌新闻网 >> 新昌人文 >> 人文丛谈

刘阮洞中遇仙子

  • 2018/02/06
  • 作者:唐樟荣
  • 来源:新昌新闻网

旺彩开户 www.dspaul.com   刘阮洞中遇仙子

  【唐】曹唐

  天和树色霭苍苍,霞重岚深路渺茫。

  云实满山无鸟雀,水声沿涧有笙簧。

  碧沙洞里乾坤别,红树枝前日月长。

  愿得花间有人出,免令仙犬吠刘郎。

  此咏刘阮遇仙。廖文炳曰:此言来自天台,天气和而树色苍,然岚深霞重,其途复渺茫而极远焉。且云满于山,寂无鸟雀,水流于涧,若奏笙簧,其沙则粼粼皱碧,其树则灼灼殷红(按即桃花),是盖则别有乾坤,故日月之长又异于人间之岁月也。不意仙家之犬亦解迎人吠,所愿花间有人,庶其免此,许我寻洞中之胜耳。

  按此写已到仙家门口,鸡犬之声一如人间,仙犬迎人,惊出一身冷汗,仙女何在,快出来把仙犬喝住吧。不意还听到仙女热情的招呼:快进来,刘郎阮郎何来晚也?

  唐朝真是个诗歌盛行时代,一则笔记志怪小说《幽明录》所载刘阮遇仙故事被诗人改为组诗,如梁祝故事被改成交响曲,更提升其文艺表演形式矣。

  仙子送刘阮出洞

  【唐】曹唐

  殷勤相送出天台,仙境那能却再来?

  云液每归须强饮,玉书无事莫频开。

  花当洞口应长在,水到人间定不回。

  惆怅溪头从此別,碧山明月照苍苔。

  此首咏刘阮别仙。按,中间少了一首洞房花烛,两情缱绻之诗。此为仙女送别刘阮返家。于仙女言,自能预料此别仙凡永隔,不得再见了,故一路殷勤叮咛,缠绵不休,殷勤相送,出于天台,一别而往,此境岂得再来耶?刘阮为凡人,且归思甚切,自然不知回家以后将无法返回洞中矣,仙女自然知道。故此送别,虽然貌似寻常小别,仙女却不免悲伤而显得特别殷勤,故而有下面两句:仙女们因君既归后,仙家之酒,须当强饮,以消愁思;而刘阮回家,所带洞里之书,不可频开,以免亵渎仙传。自此而思,仙凡之事亦相去悬殊矣,有人天永隔之慨?;ǖ倍纯?,固无时而不在,而水到人间,当无复有回时。兹与二人溪边怅别,空对碧山明月,空对苍苔而已。仙凡有别,仙子则预感此去将成永诀,而刘阮则未必有此之想。一出爱情悲剧,由此拉开序幕。刘阮遇仙故事,至曹唐而更丰富其内涵,像一篇小说,详写他们分别之情景,犹如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,祝有悲怀而设种种比喻,而梁则如呆头鹅,茫无所知也。

  仙子洞中有怀刘阮

  【唐】曹唐

  不将清瑟理霓裳,尘梦那知鹤梦长。

  洞里有天春寂寂,人间无路月茫茫。

  玉沙瑶草连溪碧,流水桃花满涧香。

  晓露风灯零落尽,此生无处访刘郎。

  此咏仙子思刘阮也。廖文炳曰:首言自別刘阮之后,懒将瑶瑟而理《霓裳》之曲,想刘阮之归尘世,其梦当不及仙梦之长也。综彼此而言之,我居洞里,别有一天而春光寂寂;君在人间,相寻无路而月色茫茫。尘梦、鹤梦其相去为何如哉?五六句言仙家景物常在,而不得与刘阮相赏。今刘阮一去,俨若晓露、风灯易于零落,悠悠仙梦,乃与尘寰相隔,正未知此生何处可问刘郎耳。

  此诗以刘阮与仙女分别后,从仙女一方着笔,情牵梦萦,又为对方设想,想象丰富,又合情合理,像一出高潮迭起的戏剧,扣人心弦,又令人心焦。如此说来,新昌惆怅溪当为刘阮与仙女共同惆怅徘徊之地,一如天界之银河也!

  按,此以洞中仙女想念别后刘郎之词,与宋词人柳永词云: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,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也难为仙女有此情意绵绵,更难得作者曹唐把仙女相思写得如此婉转生动。

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编辑:王美君
相关报道
版权申明
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,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新昌新闻网"。联系电话:0575-86032180